【電影】 一江春水向東流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詳細資料

※台語、國語兩種版本。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台中五洲戲院〔台語〕:1965/4/2(※民聲日報)
大光明〔台語〕:1965/3/16-1965/3/20
大觀〔台語〕:1965/3/16-1965/3/20
建國(原三重戲院)〔台語〕:1965/3/16-1965/3/20
松都〔台語〕:1965/3/16-1965/3/18
板橋萬國〔台語〕:1965/3/19-1965/3/20
新世界〔國語〕:1965/3/16-1965/3/24
國都〔國語〕:1965/3/16-1965/3/19
金山〔國語〕:1965/3/16-1965/3/19
嘉興(即三興戲院)〔國語〕:1965/3/16-1965/3/19
松都〔國語〕:1965/3/19

【劇情大綱】

在紡織廠工作的青年陶君帆和劉淑珍是一對情侶,他們在河岸邊約會,淑珍看著江水擔憂兩人的愛情如水東流不復返,君帆安撫她。不久兩人結婚,婚禮上君帆表哥孫楚山致詞勉勵眾人增產報國,彼時盧溝橋事變發生,君帆和懷孕的淑珍積極投入抗日救亡宣傳隊。

當日軍的轟炸機自上空襲擊,君帆出門幫忙工廠撤退,淑珍則處在臨產的緊要關頭,最終順利產下女嬰小珍。隔日日本國旗高掛,君帆聽聞日軍正在抓抗日份子,他回到家見著妻女後,母親勸他跟著政府到內地重慶參加抗日工作,等到打敗日本人後,全家再團聚。

君帆聽從家人建議,要冒險過江去漢口,被日軍發現遭到開槍射擊,君帆母親為了救兒引起騷動,最後不得已靠著效忠日本人的楚山調解才化險為夷,但君帆母親和淑珍卻瞧不起楚山的行徑。前往漢口的路途艱辛,不時有轟炸機襲擊,君帆在路上救了一名陌生女子後又繼續上路。楚山照顧陶家別有用心,原來他覬覦淑珍已久,可是淑珍和君帆母親不惜翻臉也不願屈從楚山。當晚楚山濫用權力派人強將淑珍帶到他的寢室,淑珍暗藏剪刀刺傷楚山,趕緊帶著女兒和君帆母親逃往上海。

君帆到漢口後找到昔日同學王雲甫,王雲甫對戰局不樂觀,勸君帆別去重慶抗日,跟著他去香港投靠朋友。兩人來到香港後接受友人接風洗塵,沒想到王雲甫朋友的女兒即是君帆路途中幫助過的陌生女子——玉華。玉華是董事長千金,她對君帆頗有好感,積極追求,又幫他在父親公司謀得一職,讓君帆難以拒絕玉華感情。淑珍來到上海後為人洗衣熨衣,賺錢養家,她不知君帆生死,只能祈禱他在重慶抗日平安,早日歸返;誰知道君帆在香港經商,聽從董事長命令,私運貨品大賺戰爭財,而他面對玉華激烈的表白,寫信回鄉探聽妻母下落,卻接到楚山捏造死亡的假消息,於是答應再娶玉華。君帆從此富貴加身,又是按摩打牌又是交際跳舞,全然不知淑珍母女和母親在上海過著貧窮困苦的生活。

日軍襲擊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君帆和玉華搬到上海。某日他偕玉華回老家遇見楚山便帶他到上海,回程路上君帆的車揚起塵土弄髒了路邊曬衣人家,君帆頭也不回開過去絲毫未察覺是淑珍和小珍。小珍害媽媽燙壞衣服,她上街乞討看見君帆,君帆不但沒發現是女兒,還對窮苦人家不憐憫。

淑珍受不了為有錢人家工作又被輕視,決定去陶公館當女傭,雖然忙碌無法回家但收入更多。她來到陶公館工作,和君帆近在咫尺卻總是擦身而過。幾天後小珍家裡沒米來到陶公館找媽媽拿米錢,淑珍沒錢只好拿殘餘剩飯給小珍,她看到富裕人家的剩菜剩飯如此豐盛,不禁悲從中來。楚山率先認出淑珍,急著威脅她離開陶家,並向君帆撒謊改稱淑珍和其他男人私奔氣死母親,君帆信了楚山的話非常生氣,轉身發現淑珍就在陶公館,未加思索就趕人。

淑珍沒想到等了八年的丈夫如此無情,傷心地回家訴苦;不久玉華派楚山來給錢要她簽字離婚,君帆母親看到楚山仗著有錢,態勢囂張,氣得帶著小珍去找君帆理論。君帆見到母親還活著,聽說了這八年來的辛酸歷程,得知楚山幹的好事,終於醒悟向母親懺悔。然而眼前有富貴繁華的新妻,回頭是重情重義、為他吃苦多年的舊愛,不知該如何抉擇。此時聽說淑珍要投江,眾人急忙趕到江邊,路上楚山和玉華拉扯間發生車禍身亡。淑珍站在岸邊回憶過往種種後斷然投入江流之中,君帆見狀也奮不顧身跳江,兩人雙雙溺斃,留下母親和小珍遺憾悲傷。

詳細資料

名稱

主要名稱
一江春水向東流

典藏與管理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描述

內容描述

※台語、國語兩種版本。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台中五洲戲院〔台語〕:1965/4/2(※民聲日報)
大光明〔台語〕:1965/3/16-1965/3/20
大觀〔台語〕:1965/3/16-1965/3/20
建國(原三重戲院)〔台語〕:1965/3/16-1965/3/20
松都〔台語〕:1965/3/16-1965/3/18
板橋萬國〔台語〕:1965/3/19-1965/3/20
新世界〔國語〕:1965/3/16-1965/3/24
國都〔國語〕:1965/3/16-1965/3/19
金山〔國語〕:1965/3/16-1965/3/19
嘉興(即三興戲院)〔國語〕:1965/3/16-1965/3/19
松都〔國語〕:1965/3/19

【劇情大綱】

在紡織廠工作的青年陶君帆和劉淑珍是一對情侶,他們在河岸邊約會,淑珍看著江水擔憂兩人的愛情如水東流不復返,君帆安撫她。不久兩人結婚,婚禮上君帆表哥孫楚山致詞勉勵眾人增產報國,彼時盧溝橋事變發生,君帆和懷孕的淑珍積極投入抗日救亡宣傳隊。

當日軍的轟炸機自上空襲擊,君帆出門幫忙工廠撤退,淑珍則處在臨產的緊要關頭,最終順利產下女嬰小珍。隔日日本國旗高掛,君帆聽聞日軍正在抓抗日份子,他回到家見著妻女後,母親勸他跟著政府到內地重慶參加抗日工作,等到打敗日本人後,全家再團聚。

君帆聽從家人建議,要冒險過江去漢口,被日軍發現遭到開槍射擊,君帆母親為了救兒引起騷動,最後不得已靠著效忠日本人的楚山調解才化險為夷,但君帆母親和淑珍卻瞧不起楚山的行徑。前往漢口的路途艱辛,不時有轟炸機襲擊,君帆在路上救了一名陌生女子後又繼續上路。楚山照顧陶家別有用心,原來他覬覦淑珍已久,可是淑珍和君帆母親不惜翻臉也不願屈從楚山。當晚楚山濫用權力派人強將淑珍帶到他的寢室,淑珍暗藏剪刀刺傷楚山,趕緊帶著女兒和君帆母親逃往上海。

君帆到漢口後找到昔日同學王雲甫,王雲甫對戰局不樂觀,勸君帆別去重慶抗日,跟著他去香港投靠朋友。兩人來到香港後接受友人接風洗塵,沒想到王雲甫朋友的女兒即是君帆路途中幫助過的陌生女子——玉華。玉華是董事長千金,她對君帆頗有好感,積極追求,又幫他在父親公司謀得一職,讓君帆難以拒絕玉華感情。淑珍來到上海後為人洗衣熨衣,賺錢養家,她不知君帆生死,只能祈禱他在重慶抗日平安,早日歸返;誰知道君帆在香港經商,聽從董事長命令,私運貨品大賺戰爭財,而他面對玉華激烈的表白,寫信回鄉探聽妻母下落,卻接到楚山捏造死亡的假消息,於是答應再娶玉華。君帆從此富貴加身,又是按摩打牌又是交際跳舞,全然不知淑珍母女和母親在上海過著貧窮困苦的生活。

日軍襲擊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君帆和玉華搬到上海。某日他偕玉華回老家遇見楚山便帶他到上海,回程路上君帆的車揚起塵土弄髒了路邊曬衣人家,君帆頭也不回開過去絲毫未察覺是淑珍和小珍。小珍害媽媽燙壞衣服,她上街乞討看見君帆,君帆不但沒發現是女兒,還對窮苦人家不憐憫。

淑珍受不了為有錢人家工作又被輕視,決定去陶公館當女傭,雖然忙碌無法回家但收入更多。她來到陶公館工作,和君帆近在咫尺卻總是擦身而過。幾天後小珍家裡沒米來到陶公館找媽媽拿米錢,淑珍沒錢只好拿殘餘剩飯給小珍,她看到富裕人家的剩菜剩飯如此豐盛,不禁悲從中來。楚山率先認出淑珍,急著威脅她離開陶家,並向君帆撒謊改稱淑珍和其他男人私奔氣死母親,君帆信了楚山的話非常生氣,轉身發現淑珍就在陶公館,未加思索就趕人。

淑珍沒想到等了八年的丈夫如此無情,傷心地回家訴苦;不久玉華派楚山來給錢要她簽字離婚,君帆母親看到楚山仗著有錢,態勢囂張,氣得帶著小珍去找君帆理論。君帆見到母親還活著,聽說了這八年來的辛酸歷程,得知楚山幹的好事,終於醒悟向母親懺悔。然而眼前有富貴繁華的新妻,回頭是重情重義、為他吃苦多年的舊愛,不知該如何抉擇。此時聽說淑珍要投江,眾人急忙趕到江邊,路上楚山和玉華拉扯間發生車禍身亡。淑珍站在岸邊回憶過往種種後斷然投入江流之中,君帆見狀也奮不顧身跳江,兩人雙雙溺斃,留下母親和小珍遺憾悲傷。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色彩: 

黑白

類型: 

長片

類型: 

劇情片

語文: 

台語版

語文: 

國語版

主題: 

文藝

尺寸: 

35mm

創作者

作者
導演: 
張英
編劇: 
杜雲之

時間

創建時間
出品時間: 
1965
首映時間: 
1965.3.16

地點

創建地點
出品地點: 
台灣

貢獻者

貢獻者
演員: 
劉華
演員: 
柯俊雄
演員: 
李虹
演員: 
沙麗文
演員: 
田清
演員: 
矮仔財[即張福財]
演員: 
戽斗
演員: 
香菱
演員: 
巴戈
製片: 
張英
攝影: 
林文錦
剪接: 
沈毓奇

識別碼

識別碼
OM_TFI_201811_mpf_000023

出版者

出版者
出品者: 
中天
出品者: 
中影[送檢片目]
發行者: 
中影
檔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