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草下山

阿草下山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詳細資料

※出品公司、發行公司以及工作人員主要參考《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與《台灣電影百年史話》。

【劇情大綱】
阿草揹著行囊下山來到車水馬龍的城市,芋粿巧故意撞上阿草,欲扒取錢包,未料錢包繫在阿草身上,芋粿巧見勢不妙趕緊逃跑。

翁曼麗從南洋回台認親,在飯店舉辦記者會。芋粿巧與銀珠躲在窗外觀看,覬覦著翁家財富;銀珠示意芋粿巧觀察西裝男,再伺機而動。西裝男跟一旁兩名手下示意,接著兩人就潛入一房間,將皮箱裡的項鍊與一條相似的項鍊掉包。隨後翁家的劉管家帶著曼麗進房,請她拿出認親的信物。管家看著曼麗從皮箱取出的項鍊,露出可疑的表情。

西裝男才剛拿到項鍊,就被銀珠和芋粿巧見機扒走;西裝男發現後立即派人追趕。西裝男的手下大頭認出銀珠是專業扒手,外號「剪綹仔銀」(扒手台語:剪綹仔)。銀珠披露西裝男也就是翁老爺外甥馬文與劉管家為謀奪翁老爺的財產而偷換信物的計謀,再趁機逃離。半路見到阿草,情急之下將項鍊放進他的包袱,待甩開大頭等人後再向阿草索討,但阿草以包袱有重要物品為由回絕,便逕自離去。

馬文帶曼麗回翁家。翁老爺見到曼麗的信物,臉色頓時大變,指責信物是贗品、曼麗是冒充者。翁家奶媽覺得曼麗長得像少奶奶,願意聽她訴說委屈。管家擔心事跡敗露,與馬文派人要抓曼麗。幸得奶媽幫助,曼麗及時逃走。

銀珠追著阿草討項鍊,芋粿巧適時出現與銀珠合力搶奪包袱。不料阿草身手矯健,兩人尾隨阿草來到鬧鬼的破屋。銀珠和芋粿巧打算灌醉阿草,但阿草千杯不醉,只好趁他睡覺時摸黑找項鍊。突然,門窗出現黑影,兩人嚇得連忙逃跑。

原來黑影是正在躲避追趕的曼麗,馬文手下被躺在地上阿草絆倒,見鬼似地逃離。阿草向曼麗表示會保證她的安全,要她放心留宿。隔日,屋內傳出聲響,阿草與曼麗發現小女孩阿美藏匿屋內。

馬文一行人找上銀珠與芋粿巧,她們帶路至破屋,稱項鍊在阿草包袱中。阿草不願交出包袱,馬文遂命人搶奪。混亂中銀珠撿走包袱,迅即與芋粿巧逃跑。兩人打開包袱,只見神主牌和紙錢,以為阿草獨吞項鍊。銀珠再定睛一看,倏然痛哭失聲,神主牌的名字竟是兒時離她而去的父親。兩人決定找阿草了解真相。

曼麗跟著阿草要去拿回包袱,途中想到小美也同為孤兒,因此決定折返。阿美在草堆發現項鍊,恰巧阿草和曼麗回來,她將項鍊交給曼麗,隨後三人同行。大頭看到三人,旋即通報馬文。馬文的手下開車衝撞,阿草推開曼麗和小美,自己卻因來不及閃躲而遭輾過。曼麗和阿美被人擄走。阿草毫髮無傷地起身,急著想找回兩人。

銀珠和芋粿巧在路上碰到阿草,阿草終於拿回包袱,此時才知道銀珠的父親是撫養阿草長大的師父,臨終前還托他轉交遺書給女兒。遺書中,銀珠父親希望銀珠諒解他當年的離開,並期望她嫁給阿草。漸對阿草有好感的銀珠,願意完成父親的遺言。銀珠問起項鍊一事,阿草想起阿美交給曼麗的項鍊。銀珠擔憂馬文等人霸佔翁家財產,三人趕忙去營救。

馬文命令一女子假裝成曼麗,並將曼麗和阿美關在密室。阿草等人潛入屋內,阿草迅速制服馬文手下,並尋得曼麗和阿美。曼麗告知信物已被奪走,於是大夥決定去翁家拆穿馬文的詭計。

不顧奶媽提點,翁老爺一見信物便認定馬文帶來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孫女。阿草趕到,表示曼麗才是翁家孫女,翁老爺卻依然信任持有信物的冒充者,曼麗再次傷心離去。

經歷這一切,阿草認為都市太複雜想回山上,銀珠和曼麗依依不捨,在眾人勸說下,阿草決定幫助曼麗認親成功再離開。在旁聽聞一切的奶媽主動提出要幫忙。

馬文和劉管家等人計畫提前竊取翁家財產,奶媽聽到後急忙與阿草等人商議對策,並隨即通知翁老爺,當場人贓俱獲。阿草等人協助追捕馬文,奶媽見狀趕緊報警。一陣打鬥後,警察到場將壞人緝捕帶走。

翁老爺感謝阿草等人相助,亦與曼麗相認。任務結束,阿草迅速道別離開,曼麗一路追趕,然而面對哀求她留下的奶媽及年邁的阿公,她只好揮手跟阿草道別。

詳細資料

主要名稱
阿草下山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內容描述

※出品公司、發行公司以及工作人員主要參考《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與《台灣電影百年史話》。

【劇情大綱】
阿草揹著行囊下山來到車水馬龍的城市,芋粿巧故意撞上阿草,欲扒取錢包,未料錢包繫在阿草身上,芋粿巧見勢不妙趕緊逃跑。

翁曼麗從南洋回台認親,在飯店舉辦記者會。芋粿巧與銀珠躲在窗外觀看,覬覦著翁家財富;銀珠示意芋粿巧觀察西裝男,再伺機而動。西裝男跟一旁兩名手下示意,接著兩人就潛入一房間,將皮箱裡的項鍊與一條相似的項鍊掉包。隨後翁家的劉管家帶著曼麗進房,請她拿出認親的信物。管家看著曼麗從皮箱取出的項鍊,露出可疑的表情。

西裝男才剛拿到項鍊,就被銀珠和芋粿巧見機扒走;西裝男發現後立即派人追趕。西裝男的手下大頭認出銀珠是專業扒手,外號「剪綹仔銀」(扒手台語:剪綹仔)。銀珠披露西裝男也就是翁老爺外甥馬文與劉管家為謀奪翁老爺的財產而偷換信物的計謀,再趁機逃離。半路見到阿草,情急之下將項鍊放進他的包袱,待甩開大頭等人後再向阿草索討,但阿草以包袱有重要物品為由回絕,便逕自離去。

馬文帶曼麗回翁家。翁老爺見到曼麗的信物,臉色頓時大變,指責信物是贗品、曼麗是冒充者。翁家奶媽覺得曼麗長得像少奶奶,願意聽她訴說委屈。管家擔心事跡敗露,與馬文派人要抓曼麗。幸得奶媽幫助,曼麗及時逃走。

銀珠追著阿草討項鍊,芋粿巧適時出現與銀珠合力搶奪包袱。不料阿草身手矯健,兩人尾隨阿草來到鬧鬼的破屋。銀珠和芋粿巧打算灌醉阿草,但阿草千杯不醉,只好趁他睡覺時摸黑找項鍊。突然,門窗出現黑影,兩人嚇得連忙逃跑。

原來黑影是正在躲避追趕的曼麗,馬文手下被躺在地上阿草絆倒,見鬼似地逃離。阿草向曼麗表示會保證她的安全,要她放心留宿。隔日,屋內傳出聲響,阿草與曼麗發現小女孩阿美藏匿屋內。

馬文一行人找上銀珠與芋粿巧,她們帶路至破屋,稱項鍊在阿草包袱中。阿草不願交出包袱,馬文遂命人搶奪。混亂中銀珠撿走包袱,迅即與芋粿巧逃跑。兩人打開包袱,只見神主牌和紙錢,以為阿草獨吞項鍊。銀珠再定睛一看,倏然痛哭失聲,神主牌的名字竟是兒時離她而去的父親。兩人決定找阿草了解真相。

曼麗跟著阿草要去拿回包袱,途中想到小美也同為孤兒,因此決定折返。阿美在草堆發現項鍊,恰巧阿草和曼麗回來,她將項鍊交給曼麗,隨後三人同行。大頭看到三人,旋即通報馬文。馬文的手下開車衝撞,阿草推開曼麗和小美,自己卻因來不及閃躲而遭輾過。曼麗和阿美被人擄走。阿草毫髮無傷地起身,急著想找回兩人。

銀珠和芋粿巧在路上碰到阿草,阿草終於拿回包袱,此時才知道銀珠的父親是撫養阿草長大的師父,臨終前還托他轉交遺書給女兒。遺書中,銀珠父親希望銀珠諒解他當年的離開,並期望她嫁給阿草。漸對阿草有好感的銀珠,願意完成父親的遺言。銀珠問起項鍊一事,阿草想起阿美交給曼麗的項鍊。銀珠擔憂馬文等人霸佔翁家財產,三人趕忙去營救。

馬文命令一女子假裝成曼麗,並將曼麗和阿美關在密室。阿草等人潛入屋內,阿草迅速制服馬文手下,並尋得曼麗和阿美。曼麗告知信物已被奪走,於是大夥決定去翁家拆穿馬文的詭計。

不顧奶媽提點,翁老爺一見信物便認定馬文帶來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孫女。阿草趕到,表示曼麗才是翁家孫女,翁老爺卻依然信任持有信物的冒充者,曼麗再次傷心離去。

經歷這一切,阿草認為都市太複雜想回山上,銀珠和曼麗依依不捨,在眾人勸說下,阿草決定幫助曼麗認親成功再離開。在旁聽聞一切的奶媽主動提出要幫忙。

馬文和劉管家等人計畫提前竊取翁家財產,奶媽聽到後急忙與阿草等人商議對策,並隨即通知翁老爺,當場人贓俱獲。阿草等人協助追捕馬文,奶媽見狀趕緊報警。一陣打鬥後,警察到場將壞人緝捕帶走。

翁老爺感謝阿草等人相助,亦與曼麗相認。任務結束,阿草迅速道別離開,曼麗一路追趕,然而面對哀求她留下的奶媽及年邁的阿公,她只好揮手跟阿草道別。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參考資料: 

《中華民國電影上映總目》(梁良,1984)

參考資料: 

《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盧非易,1994)

參考資料: 

聯合報縮印本

參考資料: 

《台灣電影百年史話》(黃仁、王唯,2004)

參考資料: 

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數位典藏服務網-台中民聲日報

參考資料: 

《台灣電影攝影技術發展概述1945-1970》(林贊庭)《中華民國電影上映總目》(梁良,1984)

色彩: 

黑白

類型: 
類型: 
語文: 

台語

主題: 
尺寸: 

35mm

作者
導演: 
編劇: 
創建時間
出品時間: 
1968[台灣送檢影片暨短片片目]
出品時間: 
1969[台灣電影百年史話]
首映時間: 
1969.3.19
創建地點
創建地點: 
台灣
貢獻者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製片: 
製片: 
識別碼
OM_TFI_202011_mpf_000185
出版者
出品者: 
新高
發行者: 
新高
檔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