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新娘戇子婿

三八新娘戇子婿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詳細資料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大光明:1967/2/22-1967/2/27
大觀:1967/2/22-1967/2/27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7/2/22-1967/2/27
松都:1967/5/20-1967/5/21
台中五洲戲院:1967/2/11-1967/2/13(※民聲日報)

【劇情大綱】

文德和桂枝是一對年輕情侶。文德很受女孩子歡迎,常有女孩子送情書,或在窗外偷看,文德的父親趙阿狗卻一心要切斷文德的女人緣。桂枝的母親鄭甘草則是嚴格禁止自由戀愛,堅持婚姻一定要父母同意,媒妁之言。文德和桂枝只能瞞著父母談戀愛,要見對方一面,想方設法才能出門,又得防範被父母發現,二人為此吃足了苦頭。

這一天,文德裝病準備跟桂枝去約會,卻被阿狗發現,雇三輪車追到公園,把文德抓回去,還羞辱桂枝一番。等到天黑,文德跳窗離家來找桂枝,兩人忘情熱吻時,甘草正好回家,桂枝趕緊關燈讓文德躲進廚房,摸黑亂竄經過一陣折騰,文德才在桂枝掩護之下脫身。又一天,桂枝假扮成查水表的職員進入文德家,桂枝故意讓阿狗在屋外看顧水表,兩人在屋內忘情擁吻,任憑阿狗呼叫都沒回應,直到阿狗發現被騙。桂枝哭著說,如果不讓我們相愛,我就活不下去了,文德也以殉情來威脅父親,阿狗不得已只好答應隔日去桂枝家正式提親。

隔日,文德父子與桂枝母女,四人終於面對面。正當阿狗說明來意之際,甘草突然大怒,說絕不同意女兒嫁進阿狗家。原來阿狗竟是三十年前狠心拋棄了甘草的戀人。桂枝一夜未眠,寫信給文德,約定明早八點,淡水河邊見面。沒想到文德要出門時,阿狗拿球棒守在房門外,也說三十年前自己被甘草拋棄,一定要文德與桂枝斷絕來往。

後來,文德與桂枝終於見面,桂枝提議脫離家庭,文德也答應努力打拼,二人決定離家。甘草拿著女兒留下的告別信,帶警察到文德家找人;阿狗也拿出兒子收到的信,指控對方誘拐。警察看出是父母反對戀情,要他們好好等兒子女兒回來。阿狗和甘草一見面就吵架,互不相讓,原來當初兩人也是遭到雙方父母反對才彼此錯過。

從此,阿狗每天出門找兒子,在公園見到一乞丐,自述當年跟女人私奔到台北,卻被拋棄,又染病而不良於行,阿狗聽完,大方給了乞丐一百塊。接著又遇到一對也是因父母反對而私奔的男女,兩人盤纏用盡要把外套賣給阿狗。阿狗用二百塊買下又歸還外套,還勸告他們趕快回家,以免父母擔心。

文德和桂枝已離家六個月,在外租屋,小倆口儘管甜蜜,卻也常為了生活開銷等細故爭吵。好不容易出門看電影,路過一人家,門口貼著「夫妻每星期打架日」的告示,只見這對夫妻把彼此打得鼻青臉腫,卻笑著解釋每週一到週六互相忍耐,等到週日再一次清算,反而能增進感情。文德覺得有理,桂枝卻認為打老婆的男人豬狗不如,兩人在大街上大打出手,最後文德和桂枝接受這對夫妻的建議,也進屋去大打一架,然後心情愉快地走出來。沒想到撞見路過的甘草,兩人趕緊溜走。

這天,文德和桂枝又發生激烈的爭吵,家具東倒西歪,兩人僵持不下,文德氣得提出分手,此時房東來收房租,桂枝要他去跟母親收;接著米店老闆娘來收米錢,文德也要她去跟父親收。甘草和阿狗趕來,冤家見面,局面不可收拾。米店老闆娘見狀,要年輕人自己說清楚。兩人重現昨晚的狀況,原來桂枝做好晚飯等文德回家,文德卻直到半夜才醉醺醺回家,聽到文德去酒家替朋友餞行,桂枝氣得打他一巴掌。甘草和阿狗眼見兒女吃虧,要對方道歉,形同火上加油,讓文德和桂枝再次開打。沒想到一打完,二人又和好恢復甜蜜,反而是阿狗和甘草不肯相讓。這次房東搬出里長身分出面調停,才知三十年前因為甘草的父親反對,阿狗先娶了別人,甘草癡心苦等二年,最後才被迫嫁別人。里長裁判,趙阿狗對愛不夠堅心,辜負鄭甘草,希望他們恢復感情,並且同意兒女親事。

終於,文德和桂枝風光地舉行了婚禮。接著,一頂花轎來到趙家,把蓋著紅蓋頭的阿狗抬到鄭家,甘草穿上白紗禮服,將阿狗迎娶進門。從此,文德與桂枝、阿狗和甘草,既是公婆子媳,也成了兩對恩愛夫妻。

詳細資料

主要名稱
三八新娘戇子婿
其他名稱
其他名稱: 
典藏者
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
內容描述

首輪上映紀錄(資料來源:聯合報、民聲日報):
大光明:1967/2/22-1967/2/27
大觀:1967/2/22-1967/2/27
建國(原三重戲院):1967/2/22-1967/2/27
松都:1967/5/20-1967/5/21
台中五洲戲院:1967/2/11-1967/2/13(※民聲日報)

【劇情大綱】

文德和桂枝是一對年輕情侶。文德很受女孩子歡迎,常有女孩子送情書,或在窗外偷看,文德的父親趙阿狗卻一心要切斷文德的女人緣。桂枝的母親鄭甘草則是嚴格禁止自由戀愛,堅持婚姻一定要父母同意,媒妁之言。文德和桂枝只能瞞著父母談戀愛,要見對方一面,想方設法才能出門,又得防範被父母發現,二人為此吃足了苦頭。

這一天,文德裝病準備跟桂枝去約會,卻被阿狗發現,雇三輪車追到公園,把文德抓回去,還羞辱桂枝一番。等到天黑,文德跳窗離家來找桂枝,兩人忘情熱吻時,甘草正好回家,桂枝趕緊關燈讓文德躲進廚房,摸黑亂竄經過一陣折騰,文德才在桂枝掩護之下脫身。又一天,桂枝假扮成查水表的職員進入文德家,桂枝故意讓阿狗在屋外看顧水表,兩人在屋內忘情擁吻,任憑阿狗呼叫都沒回應,直到阿狗發現被騙。桂枝哭著說,如果不讓我們相愛,我就活不下去了,文德也以殉情來威脅父親,阿狗不得已只好答應隔日去桂枝家正式提親。

隔日,文德父子與桂枝母女,四人終於面對面。正當阿狗說明來意之際,甘草突然大怒,說絕不同意女兒嫁進阿狗家。原來阿狗竟是三十年前狠心拋棄了甘草的戀人。桂枝一夜未眠,寫信給文德,約定明早八點,淡水河邊見面。沒想到文德要出門時,阿狗拿球棒守在房門外,也說三十年前自己被甘草拋棄,一定要文德與桂枝斷絕來往。

後來,文德與桂枝終於見面,桂枝提議脫離家庭,文德也答應努力打拼,二人決定離家。甘草拿著女兒留下的告別信,帶警察到文德家找人;阿狗也拿出兒子收到的信,指控對方誘拐。警察看出是父母反對戀情,要他們好好等兒子女兒回來。阿狗和甘草一見面就吵架,互不相讓,原來當初兩人也是遭到雙方父母反對才彼此錯過。

從此,阿狗每天出門找兒子,在公園見到一乞丐,自述當年跟女人私奔到台北,卻被拋棄,又染病而不良於行,阿狗聽完,大方給了乞丐一百塊。接著又遇到一對也是因父母反對而私奔的男女,兩人盤纏用盡要把外套賣給阿狗。阿狗用二百塊買下又歸還外套,還勸告他們趕快回家,以免父母擔心。

文德和桂枝已離家六個月,在外租屋,小倆口儘管甜蜜,卻也常為了生活開銷等細故爭吵。好不容易出門看電影,路過一人家,門口貼著「夫妻每星期打架日」的告示,只見這對夫妻把彼此打得鼻青臉腫,卻笑著解釋每週一到週六互相忍耐,等到週日再一次清算,反而能增進感情。文德覺得有理,桂枝卻認為打老婆的男人豬狗不如,兩人在大街上大打出手,最後文德和桂枝接受這對夫妻的建議,也進屋去大打一架,然後心情愉快地走出來。沒想到撞見路過的甘草,兩人趕緊溜走。

這天,文德和桂枝又發生激烈的爭吵,家具東倒西歪,兩人僵持不下,文德氣得提出分手,此時房東來收房租,桂枝要他去跟母親收;接著米店老闆娘來收米錢,文德也要她去跟父親收。甘草和阿狗趕來,冤家見面,局面不可收拾。米店老闆娘見狀,要年輕人自己說清楚。兩人重現昨晚的狀況,原來桂枝做好晚飯等文德回家,文德卻直到半夜才醉醺醺回家,聽到文德去酒家替朋友餞行,桂枝氣得打他一巴掌。甘草和阿狗眼見兒女吃虧,要對方道歉,形同火上加油,讓文德和桂枝再次開打。沒想到一打完,二人又和好恢復甜蜜,反而是阿狗和甘草不肯相讓。這次房東搬出里長身分出面調停,才知三十年前因為甘草的父親反對,阿狗先娶了別人,甘草癡心苦等二年,最後才被迫嫁別人。里長裁判,趙阿狗對愛不夠堅心,辜負鄭甘草,希望他們恢復感情,並且同意兒女親事。

終於,文德和桂枝風光地舉行了婚禮。接著,一頂花轎來到趙家,把蓋著紅蓋頭的阿狗抬到鄭家,甘草穿上白紗禮服,將阿狗迎娶進門。從此,文德與桂枝、阿狗和甘草,既是公婆子媳,也成了兩對恩愛夫妻。

物件類別
電影
其他內容描述
色彩: 

黑白

類型: 
類型: 
語文: 

台語

主題: 
尺寸: 

35mm

作者
導演: 
編劇: 
創建時間
出品時間: 
1967
首映時間: 
1967.2.22
創建地點
出品地點: 
台灣
貢獻者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演員: 
監製: 
製片: 
場記: 
唐羽
攝影: 
攝影助理: 
方煌嵩
燈光: 
陳朝鏞
燈光助理: 
張憲芳
燈光助理: 
林天發
燈光助理: 
賴火全
剪接: 
南方仁
錄音: 
林堒炘
劇務: 
黃達男
化妝: 
陳小皮
劇照: 
陳清渠
場務: 
木郎
場務: 
阿林
道具: 
阿佬
音樂: 
曾仲影
作詞: 
幕後主唱: 
金塗
幕後主唱: 
張美雲
效果: 
萬生效果公司
沖印: 
大都製片廠
錄音: 
自立錄音公司
攝製: 
忠義電影製片廠
識別碼
OM_TFI_201811_mpf_000262
出版者
出品者: 
戴傳李
出品者: 
永達影業有限公司
發行者: 
永達影業有限公司
檔案列表